十年专注于网站建设与互联网应用开发,低调、有情怀的网络应用服务商!
南昌百恒科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
tel-icon全国服务热线:400-680-9298,0791-88117053
扫一扫关注百恒科技微信公众号

微信正式启动了小程序直播组件的公测

百恒 2020-02-25 17:54:17 1034
    2月17日,有商家向界面新闻反映,已收到微信小程序直播能力公测邀请,随后多位头部品牌商家也都确认了这一消息。这意味着,商家可以通过小程序在微信生态内直播带货,微信用户也可以在小程序内观看直播。

    商家提供的邀请站内信显示,小程序直播组件是微信官方提供的商家经营工具。商家通过直播组件,可以在小程序中实现直播互动与商品销售的闭环。这是微信向B端商家提供的一项能力,目前收到公测邀请的商户可以在小程序后台直接开通能力。

    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

    截止到目前,大多数城市的线下零售业尚未全面复工,面临店铺租金、商品库存、店员工资等多重压力的商家,纷纷开始转型线上打起“增长保卫战”,直播正是连接“暂停营业”商家与“闭门在家”消费者的枢纽之一。

    淘宝直播、有赞、快手电商、蘑菇街等互联网平台陆续向商家们抛出了橄榄枝,并给出了快速开通、减免服务费、运营指导等帮扶措施。

    据淘宝官方公布的消息,从2月份开始每天有3万多家线下商家入驻淘宝,淘宝直播新开播的直播间数量同比翻倍,新开播场次同比涨了110%,其中不少商家选择了“导购在家直播”的模式;快手官方也披露了相关数据,“零门槛入驻快手小店”活动推出后,5天时间里有超过5000家线下商家报名,服饰、美妆和食品商业占了很大的比重。

    不过微信官方在这个时间节点公测小程序直播,并非没有自己的逻辑。国内的大中小城市政陆续解除“封闭”状态,大批的“柜姐”们先后从老家返城,其中不少人已经结束了14天的居家隔离,停摆的线下零售业正逐步复工。想要迅速唤醒因疫情暂停的消费潮,直播可能是商家的必备武器之一。

    只是不同于淘宝直播、快手电商等零门槛入驻,微信提供的还只是小程序直播组件,需要商家自主创建直播间。不过据多个接到公测邀请商家的反馈,小程序直播并不需要太复杂的流程,最快一天就可以免资质完成直播间的开发及搭建,也可以选择有赞、微盟、驿氪等微信第三方服务商帮助完成小程序直播间的开发和运营。

    从实际体验来看,微信小程序直播选择了竖屏的形态,直播画面内可以看到商品展示、点赞、评论、抽奖等功能,并且可以直接在商家的小程序内完成购买,同时商家还可以利用代金券、优惠券的形式吸引用户回流,帮助商家“卖货”的逻辑不无清晰,在转化率上较于其他直播电商平台有着不可小觑的优势。

    事实似乎也是如此。

    时尚美妆品牌完美日记公布的数据显示,2月份小程序直播的场均观看人数环比增长3—10倍,购买转化率比其他平台高出2—3倍;零售科技服务商锐鲨帮助运营的服饰品牌快鱼2月5日首次直播的观看人数近20万,促进了超过50万的成交额,2月6日的成交额直接增长到了130万;美妆品牌蜜思肤在2月18日开通小程序直播后,新增用户环比增长了500%,交易金额环比提升300%,单笔客单价环比增长了70%以上……

    早在2018年双11期间,微信小程序就曾联合优衣库、Zara、绫致等零售品牌“集结火力”狙击,当天的交易金额同比增长了22倍,小程序“智慧门店”逐渐成为线下零售标配。选择2020年复工季公测的小程序直播,是否预示着对直播电商的一次奇袭?

    电商直播的第三种可能

    某种意义上说,电商直播并不是什么新概念。

    2016年淘宝就正式上线了直播功能,2017年抖音、快手先后入局电商直播,2018年诸如蘑菇街、有赞等垂直电商相继切入战局,直到2019年伴随李佳琦、薇娅等网红主播的大红大紫,电商直播才开始从圈内烧到了圈外。

    长达四年的淘汰和沉淀,也让电商直播逐渐被固结成了两种模式。

    一类是淘宝为代表的电商平台。初衷在于通过直播的形式帮助商家们激活淘宝域内的私域流量,只是现实中似乎有一些“跑偏”。薇娅、李佳琦们抓住了淘宝直播的风口,带动了一大批MCN机构的崛起,私域流量的激活战瞬间被演变成了淘宝公域流量的争夺战。

    另一类是抖音代表的流量平台。作为近两年异军突起的流量根据地,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建立了高效的UGC内容体系,迅速占领了大把的用户时间。如何帮助UGC红人们进行流量变现?电商成了广告和打赏之外的另一种选择。

    无可否认的是,两种电商直播的商业模式皆已被市场验证,却也存在明显的缺陷。

    比如淘宝流量分配的“二八法则”,2018年淘宝直播平台前10的榜单中,排名前三主播的收入远高于四到七名主播的总和;网红电商直播机构纳斯公布的数据也显示,TOP 20的主播贡献全年60%的GMV。

    再比如抖音并未构建起自己的电商生态,以及对应的保障体系,主要关联淘宝等电商平台的商品橱窗,消费者的购买行为建立在对主播的信任上。然而在信息不对称和冲动消费的双重作用下,交智商税的现象时有发生。

    在这样的局势下,小程序直播似乎并不缺少成为第三种电商直播模式的可能。

    结合微信官方和阿拉丁的统计数据,2019年小程序的日活已经超过3亿,日活超过千万的小程序已经达到几十家;2019年小程序的GMV交易额高达8000亿元,交易额破百亿的小程序已经有5家之多。单从数据上看,小程序已经是互联网上不可小觑的基础平台,并不缺少搅局电商直播的筹码。

    另一方面,小程序的电商生态主要以私域逻辑为主,业已形成了“公众号+微信群+小程序”的流量转化体系,以及导购助手、物流助手、行业助手等相对完善的运营工具体系,“直播”这一带货模式的价值在于进一步将私域流量转化成私域用户,在商家与消费者之间建立粘性更强的交互行为。

    打一个比方的话,淘宝、抖音的电商直播体系属于KOL主导的江湖,有着层次清晰的头部和长尾;微信小程序直播偏向于KOC模式,线下零售门店里的“柜姐”们可能是主流的直播群体,当然微信官方并没有向MCN机构关上大门。

    小程序重构电商新体系

    不过小程序的野心,恐怕并不局限于直播电商。

    在小程序直播的消息尚未敲定时,阿拉丁创始人史文禄就给出了这样的观点:小程序电商将成为继传统电商、社交电商、直播电商之后的全新电商时代。

    正如前面提到的一组数据,2019年小程序全年交易额为8000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高达160%,交易规模的高速增长已经是不争的事实。同时小程序电商的品牌认证、物流工具、评价体系、订单管理等电商的核心要素正逐步完善,企业微信已经与微信小程序打通,微信搜一搜也在2019年改版后支持商品搜......

    再联想到微信开放平台副总经理杜嘉辉在年初微信公开课上的演讲:“今年小程序重点是要建设商业交易场景,首要任务是帮商家打造自有商业闭环。”并明确表态将围绕自然新增、提升留存以及商业化变现发力。有品牌、有服务商、有基础平台、有运营体系,不难给出“一个区别于淘宝的微信电商生态正在形成”的结论。

    来源:本文首发钛媒体,由南昌网络公司-百恒网络整理编辑,部分内容有删改!如有侵权,请和我们联系。
400-680-9298,0791-88117053
扫一扫关注百恒网络微信公众号

欢迎您的光顾,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×

售前咨询 售前咨询
 
售前咨询 售前咨询
 
售前咨询 售前咨询
 
售前咨询 售前咨询
 
售前咨询 售前咨询
 
售后服务 售后服务
 
备案专线 备案专线
 
售后服务 售后服务
 
×